复旦学者张维为谈中国崛起:实事求是,破除“西方模式迷恋”

?

62.jpg图为张伟与英国伦敦大学中国亚非研究所相关专家的交流。数据地图

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迅速崛起。 960万平方公里的广阔土地浸透着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厚营养,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取得了巨大成就。目前,中国正以建设性的方式与世界进行对话,世界也希望了解真正的,立体的,全面的中国。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有能力在中国做好事。我们还没有讲过中国的故事?我们应该有这种信心!”你怎么讲中文故事?在大型思想政治项目《这就是中国》中,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伟发表演讲,回答问题,解读中国崛起,打破“西方模式的痴迷“展现了中国的自信心。在本期中,读者将与读者一起进入张伟伟的“演讲场景”,体验不同的视角。

西方话语: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代表了人类历史的最高阶段。西方政治制度的历史发展已经结束,之后没有更好的制度。从这个意义上说,历史就结束了。

张薇薇:中国的哲学观认为,社会发展一直是多元复杂的。各种开发模式始终具有竞争力。他们可以互相竞争,互相学习。即使你追逐对方并相互超越。

“历史的最终结论”的哲学观是对社会单线演变的哲学观。它认为世界是一个从落后到先进的一维性演变的过程,西方模式被认为代表了最先进的人类。成就;而中国的哲学观认为社会发展一直是多重组合,各种发展模式一直是百花齐放,它们可以相互竞争,它们可以相互学习,甚至你们互相追逐,超越另外,整个人类历史以这种方式发展和发展。只要人类存在,这个不断变化的动态历史过程就不会结束。

西方话语:西方文明是优越的,整个世界必须走向西方模式。

张薇薇:我们尊重西方,但我们从不相信西方。中国对世界的研究表明,大多数复制西方模式的非西方国家都以失望,失败甚至绝望而告终。

在现代化进程中,中国借鉴了西方的许多有益经验,推动了其全面进步。然而,当中国从西方经验中学习时,它主要基于我,而且从不盲目。参考是参考。不要抄袭。

中国在西方不承认的模式中迅速崛起,我们正在迈向世界经济和政治舞台的中心。今天,我们可以比以往任何时候更自信,客观,更现实地看待所有这些,来研究所谓的西方中心主义,指出它的问题和不准确之处。西方对中国做出如此多的误判的原因在于,除了意识形态偏见外,西方哲学和社会科学本身还存在许多深层次的缺陷。中国已经上升到现在的水平。没有西方学者的支持,我们可以用中国人的眼睛和文字来观察和评论我们国家和外部世界。中国学者甚至可以通过他们自己的原创研究提出可以影响中国和世界的思想和理论。

我们尊重西方,但我们在西方并不迷信,我们在西方智库中并不迷信,我们也不会迷信西方创造的各种指标体系。我们坚持实事求是,坚持原创性研究。没有云这样的东西。西方的东西只能作为参考,只能作为参考。

西方话语:中国没有多党竞争,政权没有合法性。

张薇薇:中国的执政党不是一个与不同利益集团竞争的西方政党,而是一个“整个利益集团”。

中国超大的人口规模,超广的领土,超长的历史传统和超深的文化积累意味着中国的政治形式也是独一无二的,因为这样一个“文明国家”的治理只能基于其自己的想法和方法主要是。在漫长的历史中,中国人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政治和文化观。中国人看起来更广泛,思维方式更注重整体效果。中国人始终把国家的长期稳定和国家繁荣放在极为突出的位置。

今天的中国政党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西方政党的理论是社会由不同的利益集团组成。每个利益集团必须有自己的代表,即一些利益的代表。因此,西方政党是开放的部分利益方。然后不同的利益方通过竞选活动并投票支持投票。你有51%的选票。我有49%的选票。你赢了,我输了。从理论上讲,多元社会在遵守法治的前提下,通过了投票制度,先得分,然后走向统一。如果有争议,最高法院的裁决,每个人都必须同意,这是西方制度的基本运作。

邪道。

西方话语:中国的对外经济合作或援助是经济侵略和出口债务陷阱。

张薇薇:反驳西方的言论,一个有力的方法是看第三世界国家的领导人,特别是参加“一带一路”项目的国家的领导人。

件。

西方话语:中国没有民主,也不敢谈民主。

张薇薇:在实质性民主方面,中国做得更好,做得更好。

民主可以分为程序民主和实体民主。程序民主更容易理解,中国和美国都有改进的余地。实质民主是指民主必须实现的目标。它应该是一种善治,解决人民最关心的问题,改善人民的福祉和尊严。如果我们比较中国和美国的民主制度,我可以说中国在实体民主方面做得更好。

我们可以比较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真正民主。中国人民代表大会讨论的问题是人们真正关心的问题。在当今的信息技术和大数据时代,不难理解人们关心的是什么。通过大量的调查研究,包括许多民意调查,中国已经吸取了很多人的关注。然后NPC讨论这些问题并寻求解决它们。方法。十年来,中国人大一直在深入探讨“农业,农村和农民”,义务教育,医疗改革,养老,环境问题等问题。这是人们真正关心的问题,然后提出了各种对策。这被称为实质民主。美国能做到吗?在21世纪,美国国会讨论的大多数问题仍由利益集团和游说组织制定。近年来,中国取得了快速发展,美国迅速退步,这与实质性民主的质量有关。您可以看看皮尤中心在2013年进行的民意调查.85%的中国人对该国的发展方向感到满意。美国为31%,英国为25%。我认为这反映了实质民主的质量。区别。

淮南的橙树被移植到淮河以北,成为桉树。根据土壤的质量,这两种水果具有相似的形状但不同的口味。建设中国民主制度的“土壤”是政治结构,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它不是盲目地从西方的民主方式走向中国的道路。基于中国国情的“民主之花”可以蓬勃发展。

西方话语:中国崛起后,中国可能成为下一个世界霸主。

张薇薇:与西方崛起的“血与火”殖民掠夺不同,中国崛起的最大特点是和平。中国认为它可以合作共赢,或双赢,共赢。

中国是一个拥有5000年文明的国家。在大部分历史上,中国一直领先于西方。在15世纪上半叶,当明朝闯入西洋时,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已有80多年的历史。他的主舰的位移比哥伦布大100倍。这是工业能力,我们遥遥领先。那时,我们没有像西方那样进行殖民化和侵略,所以中国的文化基因是不同的。中国人真的是一种和平文化。问题是,美国人的逻辑是你输赢,或者我赢了你输了。中国认为它可以合作共赢,或双赢,共赢。

与西方“血与火”式殖民掠夺的崛起不同,中国崛起的最大特点是和平,因此更加困难。我们都知道“第一桶金”的概念。现代化始于工业化,工业化需要第一桶黄金,第一财富,资本积累和原始资本。毫无疑问,西方国家是通过血腥,战争和殖民化获得的。只有中国没有在国外发动侵略战争,没有掠夺别人,没有倾倒自己的产品,而是通过勤奋,智慧,勇气,甚至牺牲来实现人类历史。应该说,一个罕见的超级大国的和平崛起应该是一个非凡的奇迹。

件。我认为的第二个原因是时代的定位。每当我们转向历史转折点时,我们必须对我们所处时代的趋势作出全面判断。在20世纪80年代初,我们将过去的判断从“战争与革命”调整为“和平与发展”。基于实事求是的原则。第三个原因是合作和互利。中国没有思想路线,走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道路,推动全面开放。第四点是内涵增长。通过内部改革,中国通过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不断解放生产力,不断寻求解决各种困难和矛盾的途径。第五点,我认为是一个跨越式的发展。由于历史原因,中国错过了第一次工业革命,错过了第二次工业革命。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补课”40年。第六点是安全。中国和平崛起的保障来自我们强大的国防,思想安全和“整体安全观”。最后一点是中国人的文化基因等等。

(原标题《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实事求是 破除“西方模式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