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银行监事长席照海出任行长 他将面临怎样挑战

张家口银行监事张兆口是省长。他将面临哪些挑战?

该市的商业银行经历了频繁的人事变动,另一个城市企业改变了教练。

7月22日,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官方网站发布《河北银保监局关于席照海任职资格的批复》,西肇海被批准为张家口银行行长。

在被任命为总裁之前,习照海担任张家口银行监事会主席。习兆海从简历中担任张家口市财政局财务处副处长,张家口市财政局票务处处长,张家口市财政局副局长。张家口市金融办公室副主任,张家口银行副主任。

多年来收入的净利润首次下降,不良贷款率继续上升

张家口银行资产达到1900多亿元。从主管到总统等直接管理职位,习照海所面临的挑战似乎并不小。

从2018年年报来看,张家口银行实现营业收入55.9亿元,净利润19.05亿元,分别比上年下降3.84%和3.26%,为多年来首次下降。

从收入结构来看,与2017年相比,张家口银行的净利息收入略有增加,投资收益略有下降,但变化不大。最大的变化是净手续费和佣金收入。 2018年,该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2928万元,比2017年减少82%。

在过去两年中,该银行的投资收益也增加了其营业收入份额。 2016年,投资收入占收入的45%,2018年达到54%,与2017年相同。

在收入净利润下降的同时,不良率也有所上升。

2015年至2018年,该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85%,1.14%,1.82%和1.98%,拨备覆盖率分别为331.20%,235.43%,208.81%和181.59%。

根据年报,该银行的各种贷款主要分布在2018年的张家口,唐山,邯郸和石家庄。产业主要是批发和零售(16.10%),制造业(15.48%)和建筑业(占15.13%以上) ),住宿和餐饮(占8.16%)和个人贷款(占15.85%)。

截至2018年底,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52%,8.85%和8.86%,分别下降0.86,0.38和0.38个百分点。今年年初。

消费金融公司和农村银行在2018年亏损了

2018年,张家口银行的消费金融公司和农村银行的盈利能力不容乐观。

河北幸福消费金融于2017年6月14日正式开业,是河北省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其股东包括张家口银行(持股47.10%)和神舟优车(持股39.25%)。和蓝鲸控股集团(持股13.66%),总部位于河北石家庄。

作为第一大股东,张家口银行也与幸福消费金融的人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河北银宝监察局批准西肇海的同一天,幸福消费金融的董事长兼副总裁也对新候选人表示欢迎。

7月22日,河北银宝监管局批准苏娜担任河北幸福消费金融董事长,李波担任河北幸福消费金融副总裁。此前,苏娜曾担任幸福消费金融公司党委副书记,张家口银行副行长。李波是幸福消费金融总裁的助理。

河北幸福消费金融董事长原本由张家口银行董事长梅爱斌领导。在担任张家口银行董事长之前,他曾担任张家口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董事长。

自两年前成立以来,幸福消费金融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2017年和2018年,亏损分别为3600万元和0.13亿元。

到2018年底,张家口银行已开始建立13家村镇银行。 2018年,8家村镇银行处于亏损状态,损失范围从48万到565万。

城市企业高管改变了,为什么?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许多城市商业高管都发生了变化。

6月21日,海南省委组织部在任命前发布了一批干部,其中包括现任唐山银行行长莫向华,他是海南银行党委副主席。 7月9日晚,贵阳银行发布公告,银行董事长,总裁兼监事变更。具体来说,贵阳银行前董事长陈宗权退休到此时,前监事会主席张正海晋升为董事会主席,前副行长夏玉林晋升为总裁,新任监事会主席杨琦曾任贵阳银行执行董事兼副总裁。

嘉兴银行还于6月24日发布公告,公开选举一位总统和四位副总统。

一位城市商业银行高管告诉新闻,城市商业高管一般都有一定的水平。市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的官方职务属于县(县)级市级管理干部。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的官方职务属于省级管理干部,即主要办公室(局)级。例如,如果从唐山银行转移到海南银行副行长就像这样转移到中国,这是一个促销。虽然海南银行规模较小,成立较晚,但却是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除薪水外,这也是吸引跳槽的一个因素。

上述人士表示,城市商业高管有很多来源。除内部培训外,政府机构(财政局,银监局,金融办公室)或市政国有企业管理层更有可能退出或转移。这家外国银行也是一个城市。大规模的企业高管运输。由于城市商业银行的性质,城市企业高管一般在当地工作多年。他们需要熟悉当地的经济形势,关系密切,在不同的地方比较少见。

赵子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