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故事丨中国的社会主义,从“人猿相揖别”讲起

?学习故事丨中国的社会主义,从“人民的差异”开始

[编者按]时代在前进,历史是空的,走过它的精神是古老而恒定的。为了挽救散乱的故事,学习同样的精神,我们专门推出了“学习故事”专栏,以理论研究为出发点,以故事为载体,带你回到我们党的永恒心中。近百年。

在大惊小怪之后,他转身走进了人类社会。

在光明和幽默的背后,有着深刻而宏伟的历史。最后,上帝创造了人,或者我们正在谈论进化的成年人。

这是共产党人的理论宣传,也是社会主义的门户。

这种生动而生动的教育,早在马克思主义来到中国的时候,就扎根于共产党人的心中。

其中,两本特别的书籍起到了无可比拟的作用。

一本是人们永远不会忘记的书。

这是毛泽东在延安洞穴中记得的一本书,甚至还写了受托人的书。

它曾经说过“工人,农民,年轻学生”。

它允许这本书的作者“生活在东方和西方,而不能照顾家庭”。

它的名字是《社会进化简史》。

正如其内容简洁明了,它用简单的词语来解释人类社会各个阶段的特征。

那时,农民运动蓬勃发展,依靠农民的力量,呼吁农民参与革命,受到共产党人的关注。

但是,农民革命不能像封建时期的起义那样。领导者需要学习国民革命,中国农民问题,军事运动等历史,需要理论体系的支持。

因此,1926年5月,在广州的红墙黄瓦和古董番禺学院,毛泽东与肖楚等人共同开设了第六届农民运动研讨会。

时间紧迫,革命正在全面展开。如何快速,成倍地将理论知识传授给学生,毛泽东做了大量的工作。

这时,他无意中翻过张伯健的《社会进化简史》。张伯健在书中谈到了社会发展的历史,并将其分为几个阶段。0x9A8B],作为辅助阅读材料。

66a69a83345e4ed99837029d773c3b13.jpg

张伯健和《各时代社会经济结构原素表》

这本书就像一盏灯,照亮了毛泽东心中的魅力。

根据本书的背景,他列出了重要的关节,每天在课堂上将它们分发给学生,然后让学生在观看时用问题,提问和回答来阅读问题。然后,教员从答案中选择了几个副本,更正了答案,然后将它们贴在墙上,命名为“标准答案”。

课后,学生们拿着答题纸并逐一修改。

通过这种方式,用问题阅读问题的方法可以让学生快速了解《社会进化简史》,了解从古代社会和经济演变的事实,掌握必要的时代知识。

研讨会的教员称赞了“帮助学生”的理论研究。

本书利用历史唯物主义研究和描述中国历史,使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得以更广泛地传播,为后来的中国人写马克思主义教科书奠定了重要基础。

第二,一本致力于英雄抗日战士的书

这本书敢于用“枪支和战争”作为背景。

这是中国人自己写的第一部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教科书。

在悍马的时代,这本书让毛泽东读了不少于十次,并且发表了成千上万的评论。

它的名字是《社会进化简史》。

但这不是它的原始名称。一切的故事必须始于1937年。

当时,反动报纸视察当局严格查阅红皮书。为了出版这本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其作者,着名的“红色教授”白色恐怖主义者李达,为它创作了一本隐藏的书。名称,《社会学大纲》。

然而,反动派也知道马克思和李达使用列宁所说的一些“奴隶语言”对书中的名字和相关词进行了一些处理。

例如,把马克思写成卡尔,把列宁写成伊里奇,无产阶级是普里达利亚,资产阶级是希洛乔。

但是仍然没有书店敢于冒印这样一本充满真理的红皮书。

9758f10d07ad4b0c837aca12ef448567.jpg

李达和《社会学大纲》

无奈之下,李达以英国特许权的妻子的名义在一家书店 Pen Gengtang书店注册,以利用外国报刊可以照常在上海租界出版和发行的政策,并将其合法化。出版物。

自己筹钱,自己买纸,自己打印。

这部关于中国人民自己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的经典着作终于出版了。此时,李达被反动派打断,让他停止拿笔。它只持续了6年。

在中国出版的《社会学大纲》率先研究了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培养了一批有理想信念的年轻人。

正如李达在扉页上所写,“当士兵要有效地进行斗争,完成民族解放的伟大事业时,必须运用科学的宇宙论和历史观来武装精神,用科学的方法去理解新的社会现象。解决实践中遇到的新问题,指导我们的实践.“

1938年春,毛泽东再次开放《社会学大纲》,看到“在两种真实可能性之间进行选择时,抓住可以影响事物发展的枢纽部分”,并写道:“西安事变” “当时,我们抓住了双方的合作,并在7月7日事件后抓住了游击战。”

中国马克思主义在抗日战争的新形势和新形势下指导着我们的实践。

第三,中国的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虽然理论研究不同于战场上的枪支,但它也需要投入自己的时间,精力,甚至生命。

写作《社会学大纲》的张伯俭,就像是革命的流星,留下了一道照亮世界的光芒,但它也已成为一种疾病,它早已过世。

开创性的《社会进化简史》使李达陷入危险之中,并一再受到反动派的威胁甚至伤害。

回顾悠久的历史,类似的理论宣传者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而为中国社会主义的发展做了一切,只是将理论知识更广泛地传播给大众。

在此过程中,社会主义的理论知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成就,以及世代相传的广大工人的努力,已经深入到普通中国人的政治常识中,深刻地改变了现代汉语的历史。视图。

5778b16aa86842cf82b8321fd3439b68.jpg

今天,中国正在经历历史上最广泛,最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经历人类历史上最雄心勃勃,最独特的实践创新。

所有这些思想,理论和实践的源泉是90多代普通共产党人的长期斗争。它是理论宣传者的研究和群众的宣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它需要理论,必须能够产生一种理论。在这个时刻,重新审视党的理论宣传是及时的。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除了人民,哲学和社会科学不具有吸引力,传染性和重要性。

从“人民的区分”到新时期的理论宣传,是理论研究的开端和“为人民”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