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办文化”到“管文化” 我国文化治理体系向现代化迈进

[热点观察]

走进评审会议室,项目负责人抬起眼睛一扫而空。所有的评审专家都是陌生的面孔。 不仅如此,评估专家们也大多彼此不认识 这是记者在最近举行的国家艺术基金2020年项目评审现场看到的场景。 项目主体与评估专家之间以及评估专家之间的这种“奇怪的感觉”,更好地保证了项目评估的公平性和公正性,反映了已经运作了六年的国家艺术基金走上了规范化轨道,也反映了中国文化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步伐。

让艺术家成为创作大师

2013年12月30日,为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促进国家治理体制和能力的现代化,成立了国家艺术基金。

从一开始,国家艺术基金就带有“改革基因”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文艺单位的创作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文化行政部门从选题到经费的限制。 “我们医院的院长通常应该把重点放在创造上,但是没有资金创造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过去常常花很多时间在‘报告、寻找领导和管理项目’上,这让我们看起来像是在吸引投资。 “一个基层医院的组长这样描述了过去的情况

文化行政部门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资金只能在文化系统内“流通”。 同时,文化行政部门往往有“控制世界”的意图,但却受到资本规模、地区和部门的限制,只能“控制脚” 这种管理模式的特点是直接财政支持和政府部门对文化经费的管理。存在文化投资分散、缺位与越位并存、资金管理链条长、使用效率低等问题。

为了消除传统文化基金投资机制的弊端,国家艺术基金(National Art Fund)成立后,基金的申请主体面向全社会,无论国有或私有,无论单位或个人,只要符合条件,基金就可以申请资助。

在过去的六年中,我们看到许多非政府文艺组织和许多新文艺团体在项目申请和资金支持方面与国家级文艺团体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只要项目符合条件,他们就可以获得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

不仅如此,文化行政部门还退出了具体的项目评估和资金使用,并将项目评估权和资金分配权移交给专家,让专业人士可以做专业的事情。

在过去的六年里,国家艺术基金已经建立了一个由成千上万人组成的专家库,涵盖各个方面和领域,从编辑和导演到服务和营销推广

同时,国家艺术基金非常重视项目监督和成果应用。 例如,在工程监理中,我们坚持以问题为导向,强化问题意识,创新监理方法。我们先后探索了“点对点”现场监督和“点对点”现场检查监督。逐步建立了“分级管理、分类监管、重点突出、点面结合”的监督管理机制,有效避免了质量“偏离主题”、“质量缩水”。

在过去六年的运作中,国家艺术基金极大地促进了中国艺术治理“管理”与“运作”的分离,激发了全社会的文化创造力。 同时,国家艺术基金已经成为国家从简单的支持手段对艺术创作活动进行宏观调控的重要工具。 正如党委书记、文化旅游部部长罗叔刚指出的那样,国家艺术基金必须努力成为艺术繁荣发展的“孵化器”和“引擎”。

准确满足大众的文化需求

作为公共文化机构,公共图书馆、博物馆、文化中心、科技中心和美术馆都直接为大众服务。 然而,长期以来,老百姓别无选择,只能被动接受公共文化机构提供的项服务,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服务供需脱节和服务效率低下。

2017年,中宣部等七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深入推进公共文化机构法人治理结构改革的实施方案》,明确要求公共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科技中心、美术馆等公共文化机构根据当地情况和实际情况,建立以理事会为主要形式的法人治理结构。

温州图书馆是公司治理结构改革的先锋 理事会成立后,图书馆通过众筹、多方共建的方式,先后建成了16间高质量、24小时开放、无人值守的城市自习室,成为温州市的文化地标。它还利用公交线路服务模式运营6个“吐温小巴”汽车图书馆,在社区、学校和困难人群居住的地方提供便捷的移动服务。探索建立“城市图书站”,让社会各方为公众提供图书借阅、归还、预订等服务。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文化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高宏村指出,理事会制度的建立不仅实现了间接文化管理的目标,更重要的是,为社会力量参与文化管理建立了平台。

由于各级公共文化机构长期以来都是文化行政部门的下属机构,大多数人事和财务系统都是指政府机构。 如何突破现有的人事和财务制度,真正实现法人自治,是公共文化机构法人治理的关键。

浙江嘉兴在博物馆公司治理结构改革中,通过委托书的形式将人事管理、财务和资金分配的职能移交给博物馆董事会,并通过章程明确了董事会、监事会和管理层的职责、权限和操作规则,实现了政事分离和监管方式的制度化、程序化和规范化。

引入社会力量经营文化

在上海陆家嘴,大约有20万名“金融白领” 他们的教育背景、职业特点和消费能力决定了他们“非同寻常”的文化需求。 近年来,地方政府结合许多社会主题组织了大量的文化活动“品味”。 小型交响乐演出、建筑艺术展、草诗会、河边长跑、垂直马拉松.年轻白领作为文化活动的主要受众和参与者,成为热情的规划者和设计师 一些办公楼也加入了建筑文化和白领文化。他们利用建筑物空举行午间音乐欣赏会、午间艺术讲座、艺术展览和其他活动。

上海陆家嘴的例子是社会力量参与经营文化的缩影。 早在2015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办公厅就发布了《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号文件,建议公共文化建设应“引入市场机制,激发各种社会实体参与公共文化服务的积极性,提供多样化的产品和服务,增强发展活力”

群众的需求和政策的支持为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建设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农村书店是社会力量参与文化活动的另一个重要领域。 目前,全国已建成60多万个农村图书馆,基本实现全覆盖。然而,一个普遍的问题是农村图书馆的利用率不高。

总部位于四川省大邑县阳谷镇,“3+2阅读俱乐部”是一家民间公益阅读推广组织和知识共享平台。它以“互助公益”和“图书馆+志愿者+阅读俱乐部”的模式积极推进农村阅读活动

“3+2书展”有自己的图书馆,也有许多农家书屋。 主办农村图书馆后,“3+2阅读俱乐部”(3+2 Reading Club)首先为每个农村图书馆提供专职人员,以确保农村图书馆的大门随时向村民开放。 同时,他们还让图书在农家书屋和图书馆之间流通,实现了图书资源的共享。为了普及知识和指导村民的阅读活动,各农村图书馆定期举办知识讲座和各种阅读会议。 “3+2阅读俱乐部”等社会力量,像鲶鱼一样,立刻激活了农村阅读环境,帮助政府将公共文化服务的覆盖面扩大到农村的“最后一公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