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监委关键一招 让拿绿卡的贪官无处可逃|焦点访谈|贪官

《焦点访谈》秘密:国家监察委员会有一个关键举措,因此拿走绿卡的腐败官员无处可逃。中央电视台

c99a-iafwsqp9731728.jpg

“我在2016年获得了保加利亚绿卡。我今年(2018年)提交了申请公民身份。我以为我终于自由了。我没想到会有“红色通行证”。没过多久警车就来找我。“

超过5亿的腐败,拿绿卡,转移到6个国家,逃离了13年,2018年11月30日,责任犯罪嫌疑人姚金琪从保加利亚被引渡回国,结束无休止的“死亡“事业。这是国家监督委员会成立后第一例成功引渡的案例。这也是中国首次成功引渡欧盟成员国的国有工作人员涉嫌职务犯罪。

据保加利亚警方称,根据红色通缉命令,姚金琦被捕,姚金琪仅在44天内返回中国。

7月23日,在《焦点访谈》专栏中,涉案人员透露了姚金琪被引渡到国内的过程。

姚金琪出生于1956年,现任浙江省新昌县副县长。 2005年,姚金琪被用来接受他人的巨额财产。同年12月,姚金奇逃离。

为了避免追捕,姚金琪使用了之前准备的假身份证和护照,并为吉林人民变成了“李峰”。姚金琪还精心设计了逃生路线,先后转移到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古巴,哥伦比亚,保加利亚等国家。

在飞行过程中,姚金琪害怕与当地华人社区联系,因为他害怕自己的身份。他不敢和家人联系。 “逃避生活太惨淡了。看起来你很自由。实际上,你不是自由的。”姚金琪曾评论过他的国外生活。

姚金琪坦率地说,他显然逃过了法律制裁,获得了暂时的自由。然而,他长期以来一直从家乡流离失所,无法在情感上与家人沟通。在国外和外国人,他无法正常沟通。他想做的很多事情都无法实现。一旦有风和草,一整天都会感到害怕。

在姚金奇逃亡后的第二天,当地检察院提起了调查案件。当时,由于有关部门分散职能,导致他们相互脱节,没有形成合力,直到2018年,案件调查才在过去13年取得突破性进展。

为了让腐败分子无处可逃。 2014年6月,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成立了国际叛乱者追回办公室,日常工作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际合作局负责。 2018年,全面推进国家监督体制改革。同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颁布,明确反腐败追求是监督机关的法定职责。国家监督委员会负责协调和协调反腐败国际合作。协调和协调其他有关部门也成为处理追究职务犯罪案件的主体。

2018年6月,姚金琪的虚假身份和藏身之处等关键信息被锁定。同年10月,经中方协调,国际刑警组织向姚金奇发出了红色通缉令。仅仅两周后,姚金琪就在保加利亚被捕。

如何抓住获得保加利亚绿卡的姚金琪?这已成为案件处理机构面临的主要问题。

根据合同规定,中国必须在30天的临时拘留期内向保加利亚提交正式的引渡请求。证据材料必须足以证明所指称的犯罪事实是真实的。由于这是中国首次引渡欧盟成员国的嫌疑人,这项工作很难。

除了提供足够的证据外,案件处理机构还充分考虑了两个系统之间的差异,并积极回应另一方的关切。例如,在死刑案件中,案件处理机构根据会议最高法律和相关部门,结合国内相关法律法规,主动以姚金琦为基础撰写犯罪事实。引渡请求,我国法院法官不会将其内容与其死刑判决有关。

最后,姚金琪自愿接受引渡并返回中国,这成为保加利亚接受引渡请求的重要依据。

引渡仅在44天内完成,“速度”背后是各方努力的结果。实践再次证明,引渡是追求复苏的武器,是一项关键举措。

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首先审理了新昌县委常委,县委副书记姚金琪的案件,接受贿赂和偷窃。浙江省绍兴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6年至2017年,姚金奇独自或与其他人一起收到上述单位负责人和个人的财产,共计52,101,500元和100,000港元。

姚金琪在法庭上表示,他认罪并悔改。

海外不是腐败分子罪人的避风港。逃避追逐是很困难的,追求腐败分子的追求很难走向天空。

随着国家监管体制改革的深入推进,天变网络的复苏越来越紧密,越来越多。

(中央广播电视总站闭路电视网络整合)

张一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