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公关的红与黑

  引言:在如今粉丝经济日益成熟的流量时代,粉丝越发兼职起“公关”的职能,帮助明星制造声量、维持热度、澄清谣言、危机事件控评、舆论焦点转移等,越发专业和细致,但也在执行中做出失智、无格局、无策略的举动,为自家明星招黑、惹祸甚至捅刀。

  b8d353db10df43dc9dfed5d99e453e41

  本文来源丨公关之家,作者丨404号房客

  在如今粉丝经济日益成熟的流量时代,粉丝越发兼职起“公关”的职能,帮助明星制造声量、维持热度、澄清谣言、危机事件控评、舆论焦点转移等,越发专业和细致,但也在执行中做出失智、无格局、无策略的举动,为自家明星招黑、惹祸甚至捅刀,自爆型公关、自杀型公关就是这么来的。

  “公众人物赚的钱有一半许是凭自己的真本事赚来的,另一半是要你担着老百姓的口舌。”郭德纲如是说。这句话很好理解,明星作为公众人物,承受舆论是职业的基本修养。

  特别是在如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明星们承受的压力极高,大概率会因为一个举动、一个话、一套穿着、一套剧本甚至久远时代的一句无心之语而闹上热搜,随着涌入的吃瓜群众更是让事件的传播进入一个更大的层级。

  王源因为抽烟被大众口诛笔伐,流失的粉丝群体更是让多方利益体心痛不已;TOP乱扔烟头被网民大骂没素质,另一方面粉丝们疯狂高价寻求“被扔掉的烟头”想要私藏;薛之谦在于李雨桐旷日持久的BATTLE中,粉丝们流失了一部分,也留下一部分,一边是心痛,一边是声嘶力竭的为爱豆发声,与全世界的“谣言”去战斗。

  明星们惶恐不安,吃瓜群众短暂狂欢,粉丝群体跑断了腰,大家都累,但生态还将一直持续。

  有明星在,就有流量在,就有捍卫流量的粉丝群体,“粉丝公关”的行为也在不断上演。

  粉丝公关1.0:参与传播、制造声量

  久远的明星时代,“粉丝公关”的意义还没有那么凸显。

  那时候还没有打榜、安利、控评、营造人设等饭圈操作,那时候对偶像的支持更多的在于购买磁带、光盘、海报、演唱会门票等,然后告诉自己的同学同事和亲戚“XX唱歌可好听了,人又长的帅”。

  通过粉丝的消费支持和舆论传播,这在媒体眼中就可以报道为“XX新专辑市场反响好,舆论反馈收获好评”。通过这种方式参与了公关的一环,去营造某某明星的“潮流”和“大势”,虽然个体的力量薄弱,但也为明星的大红大紫推波助澜。

  2002年,台湾团体进入中国,整个校园都在参与“5566” 的讨论,后来周杰伦的旋风刮起,几乎席卷了每一个蛮荒时代的男女老少,周杰伦的成为潮流级别的爱豆;再后来,超男超女等选秀让“张含韵”、“李宇春”、“周笔畅”等走入大众主流视野,现象级的明星越来越多,大众的娱乐审美开始割裂,开始为了自己所喜爱的明星疯狂发短信投票,甚至借起亲友的手机去投票,当偶像票数低时还会崩溃大哭。

  自始至终,大众都是“公关传播”的一环,粉丝则扮演了一个相对激进的角色。

  粉丝公关2.0:多平台制造热度

  随着互联网终端的普及,粉丝群体开始进入天涯、贴吧、微博、豆瓣等社区,在不同的平台凭着“一腔热血”开始“为爱发声”,讲述偶像的演艺经历,去描述偶像的闪光点,希望安利到更多的人喜爱自家偶像。

  多方粉丝的不同平台的积极发声,最终形成了热度。特别是韩流圈中,爱豆发出新专辑后会进入各大电视台进行表演和打榜,再就是进入短暂的平静期,新闻就会少很多,粉丝们自然不愿意看到自家爱豆的热度冷却,会纷纷发帖制造话题甚至制造绯闻和花边新闻,去炒作热度。

  在久远时代,流量和热度是割裂的,但在互联网时代,两者实现融合。一个有流量的明星,将会在粉丝的公关举动中一直存有热度。

  韩流男团super junior某成员入伍,两年的时间将很难有新闻爆出,会逐渐沉寂,被娱乐大众当作快消品似遗忘,这时那些死忠的粉丝们不会坐视不管,他们会在多方平台刷该明星的话题,比如“两年时光,等你归来,你仍是少年”等,在多方粉丝的簇拥下,帖子很容易被顶上热搜或前排,大众还是能在不同平台看到该明星的曝光,这种隔三差五的粉丝公关行为,会让明星即使在两年入伍生涯后还能维持一定热度,不至于“人走茶凉”。

  相比媒体方,粉丝群体更多的扮演着“热度担当”,相当于媒体传播的后勤方,一则是进行明星的多渠道宣发,另一则是净化负面舆情。

  粉丝公关3.0:沉默的螺旋

  传播学中有个专业词汇叫“沉默的螺旋”,意思是指,随着某种群体逐渐占据话语权,另一批持不同意见的群体则倾向于不敢发声。就是主流舆论不合逻辑,也没有人敢质疑,一旦质疑,就容易被群起而攻之,甚至扣上帽子。所以主流舆论成为绝对,不同导向的言论逐渐沉默。

  这一点在粉丝群体的“控评”行为中被运用到纤毫毕现。

  在如今流量明星的版图中,无论是“归国四子”还是选秀新星,他们的评论总是让人咋舌,鹿晗的微博评论甚至申请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而评论之中,齐刷刷的表达爱意、夸赞偶像等话语成为绝对主流,如果有人DISS偶像,那肯定会被万人践踏,让你感受下饭圈的“网络暴力”,但同时,评论中也很难看到负面言论,那是因为正向的言论肯定被顶到最高了。

  在沉默的螺旋这种不正常的舆论环境中,如果有人敢于DISS流量明星,评论中马上会有人提醒博主“XX大军即将赶往战场”,也确实如果某种抹黑的言论到了一定的传播级别,粉丝们会集中进行“爆破”,动辄对博主口头教育,甚至上升为集体辱骂,形成网络暴力。

  长此以往,大多数人便不敢再随便批评粉丝基数大的明星,免得惹是生非,被骂到生活不能自理。

  在明星们的粉丝群体之中,他们有组织有纪律,甚至有“反黑组”这种存在,专为明星的负面舆论进行相关处理,包括删帖、沟通或者“怼”等,同时群体内的所有粉丝凝聚度相当高,进行投票、安利、打榜、宣发文案、资源对接、美工、视频制作、吧务、粉丝号运营、八组管理等众多繁琐的日常运营工作。

  这是以往粉丝群体无法想象的时代,粉丝群体从未达到过如此高度,而这一切在互联网的广袤之地得以实现。

  但流量本身是一个框,框子大了,什么样的价值观都会往里面塞进来。

  人不存在三教九流之说,但粉丝的素质确实存在差别。在流量的旌旗下,低质粉丝的涌入一方面让明星受益良多,另一方面也会在某些特殊场景下形成反噬。

  流量明星本身具有强大的粉丝基础,粘性大、主观能动性高,在自主宣发上很有想法,当然,在负面危机发生时,会更有“想法”。不同的想法在不同的土壤滋生,最终这种想法一旦发出来,便很容易在互联网的广阔土壤上肆意传播,形成“奇观”。

  就连网红餐厅“海底捞”发生食品安全的负面危机时,也没从粉丝的狂热行为中幸免。

  这位粉丝在海底捞一则相当正确的危机公关声明后跳了出来,发了一则《我当然是选择原谅海底捞啦》,将本已挽救的局面再次颠覆。

  声明中几句灵魂发问:“所有的餐馆,到后厨看一下,都很难让你不反胃。即使是五星酒店的厨房又怎样?你敢说你没这样的问题?世界上有那么多城市,城市里有那么多火锅店,你却偏偏暗访了我最爱的一家 ?”,这脑洞清奇的价值观,不仅让大众惊了,也让海底捞吐血了。

  这种言辞凿凿、据理力争的粉丝,但因为毫无正确的思路和逻辑,活生生的当了一回“反串粉”。

  粉丝会让公关更加难做,这是真的。因为粉丝业务素养再高,也终归不是真正的公关从业人员,缺乏真正的舆情走向研究,也缺乏大局观和公关策略,有时候一些“直男发言”简直是“好心办坏事”。

  蔡徐坤在演唱周杰伦成名曲引起争议后,其粉丝发言“那是瞧得起他,周杰伦过气快十年了,人丑歌难听,还不如我家哥哥会跳舞”,不知道是不是真粉丝的发言,但这种舆论发出来,明显是在给偶像添堵,会将事件推向一个新的传播高度,而路人也会败光对偶像的好感。同时,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这种事情会被反复提及,会作为嘲讽偶像的一个“梗”一直存在。

  再则,陈赫的粉丝,当年的所作所为,就是“粉丝公关”失败的典型教材。

  陈赫被爆婚内出轨,粉丝们的公关发言为“无图无真相,我们相信赤赤”。

  卓伟给出照片后,粉丝的公关发言为“你这是在污蔑我家赤赤,照片P的,有本事拿出视频来”。

  卓伟发出视频后,大多数粉丝沉默了,但有个粉丝的发言为“视频中的人不是赤赤!是林丹拍的金龙鱼广告!”并且还有大量人跟帖,大呼“赤赤终于沉冤得雪了”。

  陈赫晒出离婚证,自证出轨,这下粉丝们又沉默了,然后部分粉丝开始黑起前期许靖,试图通过营造一种是对方不好,所以我家赤赤才离婚的假象。

  最后,陈赫沉默了,粉丝们还不消停,积极的发声“离婚有什么错,你敢说你一辈子不会离婚吗?”试图以偷换概念的形式将“出轨”洗白成“离婚”,反而引起了大量网友的反感和抵制。

  危机公关哪有那么简单,粉丝们冲动、不理智、胡搅蛮缠的“公关处理”往往对于事件毫无帮助,还会将事件导向一个无法挽回的深渊,对于粉丝造成二次伤害都是轻的。

  流量明星的粉丝们部分处于低龄化阶段,盲目追星,在负面危机之时,其发言和举措毫无策略和理论支持,也无实战经验,容易引起事端、挑起纷争、对偶像的名誉造成损失,蔡徐坤大战B站中的粉丝举措也能看出一二。

  张云雷粉丝也是如此,面对早年时间拿汶川地震作梗,在被主流媒体点名批评后,粉丝拼命控评,搞了一出全网招黑,将热度推上了更广的层面,还有部分粉丝发言“后悔给汶川地震捐钱”,简直是妥妥的“惹祸行为”,本来张云雷想低调再低调的,但架不住粉丝玩命“操作”,破坏了德云色原有的解决方案,以至于让自家爱豆更快的走向了“凉凉”的局面。

  又比如吴亦凡约P事件中,粉丝们各种化身福尔摩斯进行所谓的“辟谣”和“澄清”,甚至各种阴谋论和奇妙猜想都冒了出来,也是让大众对于粉丝群体的认知又上升了一个新台阶。粉丝群体下,这种“晕轮效应”其实就是对偶像的滤镜,偶像做啥都不会错,如果有错,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粉丝,还真的是明星最大的护城河。

  但这种护城河的问题在于,簇拥之下收到的冲击很容易让“里面的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流量明星拼命的想挽救败局,而粉丝们则在增加难度,让路人转黑粉,败光好感,最终成为大众舆论抵制下的孤城。

  但也并非所有的粉丝公关也都在“拖后腿”,也有粉丝群体不断进化,形成了有策略、有统筹能力的“粉丝公关”。

  比如鹿晗的粉丝,在鹿晗公布与关晓彤的恋情后,饭圈简直大地震,私生饭一片哀嚎,鹿晗粉丝当然也伤心,但也在做对的事情,比如“鹿晗吧”官方微博就以沉着冷静的态度去引导众多慌乱难过的粉丝们,转发出了一则鹿晗很早之前的言论,在问到如何处理绯闻,鹿晗回答:“我觉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会很诚实的,我会亲自公布的。与其掖掖藏藏,不如展现真实的自己。”

  然后又被追问如果公布恋情,粉丝难以接受要离开怎么办?

  鹿晗又回答:“我觉得顺其自然,人都要学会长大的,我就祝福她,感谢她支持我这么长时间。”

  这则很早之前的言论被鹿晗吧翻出来,并转发配文:“我们的爱豆一直以来都有最正直的恋爱观,所以这次恋情曝光实属正常”,成功扭转了一部分的舆论关注点,也让粉丝在接受度上下降了一个台阶。

  同时鹿晗吧针对一些负面言论比如“关晓彤你配不上我家哥哥!、“鹿晗你怎么能谈恋爱呢?我们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钱”,积极进行公关声明,以多种方式去澄清这些“谣言”,并以强硬姿态去引导粉丝理智发声。

  再比如王俊凯艺考之际,粉丝自发的进行祝福和夸奖,同时面对路人的点评,粉丝们也积极的进行感谢或者询问,以真诚沟通的形式去拉拢路人粉或了解路人对于爱豆的看法,这些行为都让路人对于王俊凯粉丝的认知上升到一种“积极、正能量”的地步,也对王俊凯本人产生好感。

  再比如饭圈之中,粉丝们都会集资对于偶像进行“公益公关”,在电竞圈中,世界冠军选手“宝蓝”的粉丝就多次做出公益行为,不仅在宝蓝的家乡中进行“关爱留守儿童捐赠活动”,同时,宝蓝也予以回馈,在百万森林计划中,以粉丝的名义捐赠出8888颗树,在圈内外都传递了正能量。

  粉丝群体也在不断的舆论事件中得到了成长,他们的“公关策略”也在不断进步,对于负面危机如何理智发声,如何克制情绪,如何积极的引导舆论导向,对于他们都是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之中。

  同时,对于时间节点和节奏的把控也在不断优化,比如一件事件从发生时如何理智探讨、什么事件该马上息事宁人,饭圈的内部组织能力在不断上升,不仅在引导外部的舆论,也会引导内部粉丝的集体行为,这对于“粉丝公关”都是极有裨益的。

  换言之,粉丝群体的“不可控性”正在逐渐降低,在粉丝圈层内的集体性和统一性正在慢慢协调之中,追星也在成为一个协同性和分工性明显的群体行为,对于爱豆的簇拥也越发紧密,其公关职能的履行也更加有序、有目的、有计划。

  诚然,不同的饭圈群体,其内部秩序是不一致的,这会导致不同的粉丝圈在面对自家爱豆负面危机时的处理能力强弱,这也是为什么经纪公司会逐渐参与到饭圈的运营之中,包括经纪人会跟“饭圈领队”联系紧密,目的也是为了提高整个明星团队的公关应对能力。

  在如今泛娱乐化的时代,如今的年轻人大多都有自己关注的偶像,也曾为其发声,为其安利,都是“大众公关”的一环,有大众,自然会有对错,其公关,也会有成败,其红与黑,也不过是时代必然。

  (本文摘自 中国公关行业门户网站公关之家)

达到当天最大量